|     网站首页    |   

星钻拍卖暂停运营 20万投资者或损失过百亿

作者:admin

发布时间:2020-03-06

浏览次数:

  2月28日晚间,星钻拍卖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星钻拍卖)官方公告,宣布平台暂停运营。多位星钻拍卖的投资者向证券时报记者证实,该平台自1月5日起就已无法正常提现,这距离该平台在中国运营不到两年。据投资者测算,该平台投资者或达20万人,涉及资金数以百亿计。

  “我是最惨的,不仅自己投了4万美金,还借了账号给我的上家,平台显示,我有200多个下线万美金。”上海的投资者李女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。

  “你不要管,反正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。她当时这样跟我说。”李女士回忆,2019年初,她的一位前同事胡姐找她喝茶聊天,要走了她的身份证号,说要帮她注册一个平台。李女士表示,以前她们共事时,觉得胡姐是一个非常踏实稳重的人,多年的交情让她没有戒备,爽快地交出了证件号。

  从星钻拍卖官网、经纪人宣讲等资料综合得知,星钻拍卖成立于2000年,注册地阿联酋,总部设在南非开普敦,成立近20年来一直是与钻石打交道。2018年5月1日,星钻拍卖正式进入亚太市场,目前是“全球领先的钻石拍卖服务商、全球发展最快的钻石商务网站之一”。

  星钻拍卖自称为亚洲首家“共享拍卖”平台。在平台上,大家共同出资买一款钻石,然后公司拍卖出去,利润和公司按比例分配。每个月初、月中拍卖2次钻石产品,拍卖后可以提现,也可以选择继续投资下一期产品拍卖,这个叫复拍。对于复拍,平台会给予投资者丰厚的奖励。

  “就这么简单,月收益约5%~8%,共享模式,无风险,100%盈利,因为平台迄今还没有流拍的经历。而且这个游戏可以一直玩下去,因为钻石的价格一直在涨。”有经纪人这样告诉投资者。

  星钻拍卖官网内容显示,其“拍卖”的产品不仅包括钻石,还有赛马、房产、基金、黄金期权合约、游艇、名车、名表等等。

  “要想赚大钱,还是要做市场,获得经纪人奖励。”有经纪人这样暗示投资者。所谓做市场,即是拉人头。

  胡姐之所以要用李女士的证件号注册平台,是基于星钻拍卖的拉人分成制度。星钻拍卖的经纪人奖励政策可分为7个等级。初级经纪人,本人2000美元;3个直接客户净入金5000美元。最高的经纪人大使等级,总市场净入金达2500万美元;至少3组市场,每组净入金不低于300万美元;手下有2组三星经纪人。

  “她拿我的身份证号注册平台大概过了一个月后,告诉我,我的户头下面已经有100多个下线了,要我赶快入金,要不这些下线就都浪费了。”李女士回忆,胡姐当时准备冲一星经纪人。按照平台规则,1星需要3条线,且每条线在平台上的投资金额不得低于50万美元。“她要三条线平均,如果两条线金额多,另外一条线低于规定金额,她也上不了星,所以放了一条线在我名下,包括她老公、父亲名下也放了一些人。”

  胡姐催促李女士赶快入金,称目前她名下有这么多下线,即便什么都不干,每个月至少也有600美元到账。李女士对此不了解,一直很犹豫,最后胡姐要了一张李女士的闲置银行卡,说是必须要用注册者本人的银行卡,才能提取下线的分成。

  此后胡姐又多次劝说,李女士最终没有经受住诱惑,到去年底为止,陆陆续续投了4万美元到星钻拍卖平台上。“我已经帮你做好一条线了,你应该尽快把另外两条线做起来,成为星级经纪人。”胡姐这样劝说李女士,但李女士还是没有做市场。“现在我的户头里有210个下线,我一个都不认识,都是她放在我户头的。”

  胡姐市场做得特别顺利,截至去年底已成为二星经纪人,手下有1000多个下线,买了房,也买了豪车,朋友圈常晒奢侈品。

  2019年12月,浙江的张先生给了一位女同事3万美元,让其帮他在星钻拍卖开户投资。“我们关系特别好,我觉得她不可能骗我。她是很精明的人,而且已经做了半年多,所以我相信她,好像是帮我买了俄罗斯的土地项目吧。”张先生说。

  张先生的这位女同事,发展了10多个下线,其中大部分是他们的同事。“我同事,是通过她上海的闺蜜接触到星钻拍卖,她闺蜜发展了1700多人,闺蜜底下五个大经纪人,2个两星的跟3个一星的,并且,她闺蜜还不是高层,闺蜜的上线还有上线,不敢想像这个团队有多庞大。”

  李女士表示,她的上线是胡姐,胡姐上线是“钱小妹”,钱小妹已经是经纪人大使,钱小妹的上线则是一个叫“宝妈”的人。“胡姐是二星经纪人,光我在她的这个下线人左右,不知还有没有其他群。而宝妈手下,像胡姐这样的星级经纪人,早在2019年12月初就已经达到100个,当时宝妈发了朋友圈炫耀的。”

  有投资者表示,她通过高层侧面打听到,星钻拍卖是新加坡一个姓林的人操盘,发展了四个团队,分别是:中和(王林霄)、汇鹰(朱美霖)、新汇鹰(李梓恒)、君睿(张富军),再加上后来的宝妈团队。

  多位投资者告诉证券时报记者,他们从宝妈朋友圈透露的护照信息,以及她在星钻拍卖的后台记录,可以掌握其真实身份和所在地域。投资者提供的截图显示,宝妈2018年8月加入星钻,星钻大使级别,投资总额84.62万美元,下线亿美元,下线个。据称,该截图时间是在2019年11月左右,还没有到她的最高时期。宝妈在当年年底曾发朋友圈,团队人数超过了4万人。但据说宝妈团队在五大团队中还不是最庞大的。

  记者所在一个80多人的维权群中,有48人接龙填报投资额。粗略统计,金额已达1300万元左右。有投资者测算,星钻平台涉及金额或以百亿计。

  从2019年9月、10月开始,星钻拍卖上的收益率变高了,投资期限也变长,之前是收益率6%~10%一期产品,下半年多了很多12%以上的多期产品。

  一位投资者表示:“以前都是钻石、手表,就是15天一个周期,但进入9月开始,多了8期,也就是四个月的房产产品,收益率每期15%左右,8期就是120%,然后我们和公司是对半分收益,每期15%,到我们手上就是每期7.5%,一个月下来15%的收益,诱惑还是很大的。”

  2019年12月,平台还调整了提现政策。“比如说,5号提现汇率6.65,9号就6.75了,15号就6.85了,同样,3000美元×6.65=19950元人民币,3000美元×6.85=20550元人民币。这样,如果不是急用钱,就会选择不提现,放在平台上,多赚一点汇率。”另一位投资者表示,“我就是上了这个当,导致还有10多万元没有提出来。”

  星钻拍卖还提供了很有诱惑的旅游机会,如果要参加国外旅游,账户里面就要固定保持一定数量的美元。

  这时,经纪人表示,这是由于年底提款通道拥堵,到账慢,要拖好久。到了1月中旬,确实有零星一部分客户到账,但总结到账客户的特点发现,几乎都是新会员,金额很小,老会员一个没到账,大额提款也都没到账。

  接下来,星钻拍卖又告诉投资者,因为遇到疫情,公司没有办法上班,要到2月3日才到账;2月3日没到账,这回给的解释是合作的第三方支付公司被政府监管,资金被冻结,得2月25日到账;但是2月25日还是没有到账,直到2月28日出现暂停营业的公告。

  这个公告中,星钻拍卖称,从2020年正月的第一周开始,着手将国外所有的资金转到中国的信托账户。由于资金庞大,需要通过第三方支付公司分批转移,但现在第三方支付公司声称遇到了问题,因此星钻的现金流遇到了问题,决定暂停平台动作。但公告中并未透露是哪家第三方支付公司。

  “他们这样是甩锅,把所有责任推给第三方支付。”一位投资者气愤地说,“哪有什么第三方支付平台,我们之前入金出金都是走的私人账户,根本没有第三方。”

  “我们的资金进的不是第三方吗?不是星钻直接收的,我都是打给某某某个人账户,我以为这样就是第三方支付呢!”在维权群里,证券时报记者看到一位投资者提问。

  第三方支付是指具备一定实力和信誉保障的独立机构,通过与银联或网联对接而促成交易双方进行交易的网络支付模式。第三方支付机构需持牌经营,由央行监管。从央行官网公开目录可知,至今已获许可的支付机构有288家。如果是持牌经营的第三方支付平台,支付出现问题,平台可以直接向监管机构举报。

  有业内人士表示,星钻拍卖这种通过大量私人账户走款的方式,很可能是涉嫌洗钱的非法第四方支付平台。犯罪团伙通过网络买卖银行卡、身份证、手机卡、U盾等“四件套”,再高价出售给境内外不法分子,通过与非法博彩网站或诈骗组织对接,利用“四件套”注册网络虚拟支付账号,在资金几经流转后实现洗钱目的,不法分子再从中抽取佣金。

  在相关工商注册资料中,查不到星钻拍卖的任何注册资料。星钻拍卖官网显示,其首席执行官名叫爱德华·诺曼(Edward Norman)。在星钻拍卖多次线上、线下活动中,爱德华·诺曼均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出席, 2月28日暂停运营公告发布之后,爱德华·诺曼还发了一个数分钟的视频,在各个群中流传,用以安抚广大投资者。

  据官网介绍,爱德华·诺曼于2012年10月加入星钻拍卖, 加入之前,是在Zipcar做首席营销官,并带领公司2011年IPO。

  众所周知,IPO的信息披露十分详细,证券时报记者在美国证交所的网站查询到了Zipcar在2011年的招股文件。文件显示,Zipcar的首席营销官(CMO)叫Robert J. Weisberg,并非Edward Norman。

  有投资者向记者表示,爱德华·诺曼每次录视频时,都是在酒店里,全部窗帘拉上。“感觉是请了个演员,来扮演的这个角色。”

  除爱德华·诺曼外,星钻拍卖的另一位高管是联合创始人、首席运营官史丹利002588股吧)·何,由他直接对接五大团队负责人。

  根据投资者提示,记者搜索了一个名叫“黄金皇朝”的项目,其宣称黄金皇朝金元币是全球唯一一个与黄金实体挂钩的虚拟货币,可在各电商平台上使用。经过多番对比发现,黄金皇朝资源国际亚洲区总裁何天赐,与目前星钻拍卖首席运营官史丹利·何,疑为同一人。

  在搜索引擎上,可查到大量购买黄金皇朝金元币受骗的帖子,集中在2016~2017年。

  今年1月星钻拍卖在泰国举行的峰会上,史丹利·何发表了激情澎湃的演讲,描述了2020年星钻拍卖的种种美好前景,台下不时爆发出热烈的叫好之声。

  投资者谢先生以12万美元的投资额,换取了参加泰国峰会的机会。峰会一共5天,去了600多人。“整个峰会让人很亢奋,很激动,峰会后我又追加了投资。感觉挺好的,我们大家都觉得挺好,偶尔也有过怀疑,觉得利润太高了,不正常。但又想,这是做拍卖的,多高端啊,咱以前也没接触过,以为拍卖界就是这么赚钱。”

  如今,累计在星钻拍卖投资了100万元的谢先生,再回想起泰国的高端酒会、沙龙、演出,恍如隔世。“史丹利·何有句线年,是星钻开始跑的一年,是大发展的一年’。”谢先生解嘲道,“这不,一开年就跑了,真的跑了。”

  事到如今,各个投资者纷纷找上线,报警;偶尔有高级别的经纪人出来发一段语音,安抚大家,劝大家不要报警,耐心等待第三方支付平台款项到账;维权群里上演无间道,维稳的和报警的互相厮杀……

  李女士已经和胡姐决裂,胡姐在她提供的银行卡上取走了13万下线的提成。李女士已经报警。她在想,如果平台上的4万美元提取不了,这13万元是不是可以弥补她的损失?

  张先生的同事劝说他不要报警,说会对他负责的。“可是,她拿什么负责呢?她自己的钱全投进去了,还拉了十几个下线。她负得起这个责任吗?”

  数据来源:投资者东方财富300059股吧)网 图虫创意/供图 本版制图:翟超